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 政务公开 > 鉴赏 > 珍品鉴赏 > 阅读全文

中国客家博物馆藏黄基行书对联赏析

发布时间:[2015-05-04] 责任编辑:中国客家博物馆 浏览次数:145

中国客家博物馆藏有梅州市华侨博物馆移交黄基行书七言联一幅,由香港黄捷生先生捐赠。对联红色金笺本,长119厘米、宽31厘米。联曰:

呼龙耕烟种瑶草,

招鹤下云眠古松。


    上款书“筱垣宗兄大人正”,落款“篑山基”,钤朱文印二,印文“臣黄基印”及“癸亥进士”。黄基既称“筱垣”为宗兄,当为黄基族人,其行谊待考。

黄基(18301890),号篑山,嘉应州(今梅州)攀桂坊下市角人。黄基天姿超迈而又好学,14岁中秀才,20岁中举人,同治二年(186333岁中进士。因殿试时“将登而”(黄遵宪语),未能被点翰林,有“为山九仞,功亏一篑”之憾,遂有“篑山”之号。中进士后授礼部主事,后有淮扬河工、通州布捐及江苏即补知府等职。虽出任过人们所认为的“肥差”,但黄基为官清廉,一生清苦。其同科进士、两广总督张之洞于黄基父黄莘田八十一大寿(时黄基58岁)所作《寿文》中说:“我篑山同年,贤师吾俭,守礼法于萧何;清畏人知,传廉名于胡质。”极言黄基之廉洁。

黄基是一位兼诗、书、画、天文、数学等知识于一身的通才,可惜所著书多毁于虫蠹,传世不多,仅有其侄黄恩帱(和平县知县)所编辑出版《万事好庐诗钞》行世。书法作品则于梅州、广州等地流传较多,约有五六十幅,以梅州“东山书院”匾额最为知名。此匾额为黄基于光绪八年(1882)所书,时黄基53岁。原件毁于“文革”,现存匾额为经老照片仿制而成。

关于黄基的诗书画,《光绪嘉应州志》载:“诗学杜工部,书法摹仿二王,兼及褚登善(褚遂良),画则深入大痴老人(黄公望)之室。”其《论书》诗中有“法宗圣教存规矩,笔拓欧阳有本原”句,表明了书法所宗。据黄遵宪《祭家篑山叔文》,有“守不疗饥,扬徽卖字”事,又有“公之书法,最为精能。立鹤矫龙,飞鸿盘鹰。一字三绢,尺幅寸金”句,意谓黄基书法有钟繇、王羲之“立鹤”、“矫龙”气势,同样点出黄基书法宗法钟繇王羲之,对黄基书法极尽佳评。民国国会议员、琼崖道尹饶芙裳在《辛庐吟稿·读黄篑山基先生诗集》评价黄基诗书则言“胸中蓄得风云气,腕底常疑鬼神聚”。1962年台北市梅县同乡会影印《光绪嘉应州志》,其序言中说:“黄基,号篑山,以善书闻,尝观商务印书馆影篑山书,出入北碑汉隶,笔势苍劲,卓然自立。”前人论书法,有“篑山气胜,芷湾魄胜”之说,说明黄基、宋湘书法神韵各有特色,并为嘉应州两大书家。

联语上句“呼龙耕烟种瑶草”,原出唐李贺《天上谣》诗,诗有“王子吹笙鹅管长,呼龙耕烟种瑶草”句。“王子吹笙”,据旧题汉刘向《列仙传》卷上《王子乔》载:王子乔,周灵王太子晋也。好吹笙,作凤鸣。游伊洛间,道士浮丘公接上嵩山。十余年后,来于山上,告恒良曰:“告我家,七月七日待我缑氏山头。”果乘白鹤驻山巅,望之不得到,举手谢时人而去。“种瑶草”,据旧题汉东方朔《海内十洲记》载:方丈洲,在东海中心,西南东北岸正等,方丈方面各五千里,上专是群龙所聚,有金玉琉璃之宫,三天司命所治之处。群仙不欲升天者,皆往来此洲,受太玄生箓,仙家数十万,耕田种芝草,课计顷亩,如种稻状。此句直写神龙翻耕烟云,播种瑶草,表现出一派悠闲自在之意。

“招鹤下云眠古松”句,“招鹤”,徐州云龙山为苏北名山,山上巨石嶙峋,林壑优美,山上有亭曰“招鹤亭”。苏轼任职徐州时常登山览胜,其《放鹤亭记》中有《招鹤》之歌,故名。林则徐《题秦琴山同年滇华五芝图》诗有“忆昔仙人种瑶草,十年恐委荒山道。呼龙耕烟鹤守云,苦心调护天为老”句。黄基是否见过此诗,无从得知,但其《万事好庐诗钞》中有同治六年(1867年,时黄基38岁)“寓汉口,病中梦游黄鹤楼,得诗首二句,醒后足成”诗,诗曰:

化鹤鹤不成,呼鹤鹤不下。

踏破软红尘,孰是修道者?

举头摩苍穹,烟云满太空。

掬水吸月白,餐霞吞日红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何年熟黄粱,笑问纯阳翁。(原注:后有吕仙亭。)

诗首即“化鹤鹤不成,呼鹤鹤不下”句,此时就有“呼鹤”之语,应该与后来所足联语有渊源。黄遵宪《祭家篑山叔文》中亦有黄基“中岁好道,画益高简”之说。联语整体表现出一种闲淡恬适、高洁的心境,为黄基历尽官宦生活而归平和、淡泊名利的精神写照。其《诗钞》中更有“人生乐事天伦在,富贵功名亦何有”、“富贵浮云身外事,执鞭窃笑误平生”、“回头一笑浮生梦,悔作名场芥蒂人”句,可与这幅对联之意参证。

从此幅对联来看,其字结体天骨开张而流利淳雅,笔势连绵而气势雄奇,当为黄基存世书法之精品。观诸黄基其他书法作品落款,在署名“篑山黄基”、“篑山基”时,多将“基”字的下一横笔写的很下,离上一横笔很远。如笔者所见藏于黄基曾孙处一书法作品落款之“基”字,此作品为黄基四十岁左右所作。论者认为,这是表示“土”漏出“一”筐,而未能登峰造极,以上承“篑山”之意。此幅对联作品“基”字落款,最后一横笔表现则不明显,抑或此时心境已平,不复当年的气盛、遗憾之情。张之洞《寿文》中有:“即此庾公之风月,尽堪老子婆娑;何必太傅之丝竹,藉作中年陶写?俸禄可供甘旨,杖履弥觉优游”句,也表现出对黄基的安慰。

   
黄基对此颇为得意,也得到大家的喜爱与认同。不仅有此幅赠“筱垣宗兄”的作品,又有写此联语赠“岐山二兄”的作品传世,落款“篑山黄基”,钤印二。

 

搜索

关闭